滕王阁的虚与实

 

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

一直妄想着在那霞光满江的傍晚,王勃登楼吹风饮酒赋诗的畅快,可待我登上滕王阁,唯有萧瑟的寒风,和朦胧的雾气。

心里想着并不能拍出什么,怕是不能值回这票价,然而一会儿转了念,想明白了,如果没有王勃写的序,这楼只是一群闲人喝酒吃饭看姑娘们跳舞的地方,中国从来都不缺这楼。

所谓风流总会湮灭,只有文字在人的精神世界里传承了。

这登楼的意义正是让自己的意识在这里穿越时空与王勃来一次交谈。

于是,我问他,你真的有看到野鸭么,不是作诗的时候脑补P上去的么?

他说那是当然,你看对岸林木葱葱,怎么会没有鸟呢

抱歉,我只看到了房子

如果有酒,让我写,我也只能写多少高楼烟雨中,楼高价更高,君安能买否

然而我还是疯疯癫癫跑到江对岸去了,没有什么鱼樵扁舟,公交车两块钱过八一大桥,走了一两里路,到了赣江边,因为冬季水枯,露出大片江滩,沿着一堤坝居然一直走到了江心的小沙岛上,正远眺滕王阁,突然,听见了鸟鸣。

一只野鸭!的确是野鸭!正从朦胧的滕王阁前飞过

我抓拍了下来,虽然这样的天气,也只能拍成这样了。

但是至少证明了王勃没有骗人么

一千年了,这只孤鹜还在,也许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