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芜湖

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至此回,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。

看着眼前的天门山,我知道李白一定又醉了。

天门山

天门山在芜湖正北约三十里的长江东岸,因西岸也有一座小山,故成双阙夹江之势。其山高不过三四十米,但周围地势极平,登顶后,视野倒也开阔,若是傍晚落日时分登临,远眺日边孤帆一片,想来也不是算十分夸张了。

山顶有一高塔,大约是六七十年的伟绩遗存,塔身甚至超过了山的高度,让我颇觉头重脚轻。塔的西边有亭,山脚下有一寺庙、建筑甚至游乐场,皆有破败之象。偶尔一二游人,大约也是与我一样,循着李白诗踪而来。据考,唐开元十三年,李白二十四岁时,出蜀,乘舟顺流而下至江东,过天门山时作此诗。

在江东诸城中,芜湖不算是多山的地方,但在市中心,还有一座比天门山高许多的山–赭山,音”者山”,山有两峰,高者约百米,多有巨石,顶有一楼阁,本可俯瞰全城,只惜阁门紧闭,未得入内。

芜湖赭山

现在整座山都被辟为公园,山中的建筑,多为近代及建国后所建,抗日名将戴安澜将军在缅甸牺牲后,也归葬在这里。赭山西麓建有翠明园,园中林木深深,亭台楼榭,濒水而立,人迹绝少,极为清幽。

转到南麓,有广济寺,始建于唐,传为地藏菩萨前往九华山前所开,故又称小九华。昔日香客都要先到此取了地藏利成方印后再去九华山。今日香火依然极盛,寺内仍在营造,四处堆满了巨大的木料。在寺中有北宋年间的砖塔,称为赭塔,“赭塔晴岚”位列清代芜湖八景之首。

与广济寺的兴旺不同,白马寺,则清净许多。白马寺坐落于城南十里的火龙岗镇白马山,传这里有寺建于南朝,一度受敕封,但原寺庙早已不存,直到九十年代开始建了这座白马寺,因此并不久远。所见只有些信众在此修身,皆是中老年女性。

如今的冷清,大约已使人们忘却了它以往的名气,这里也是“芜湖八景”的另一处所在,白马洞天。据传白马山下有一巨洞,但已失考,我查阅到在11年8月19日的江淮时报中,有人回忆了30年前有人探到此洞,并见到洞内崖壁上的白马洞天石刻。我请教了寺庙里的老人,老人说,那洞早已被水泥厂夷为平地了。

芜湖的古迹中,有一处留存至今,并且成为芜湖的一大地标,这便是中江塔。它建成于明万历年间,扼守在芜湖城南青戈江入长江处,旧时长江中的行船,看到中江塔,便知到了芜湖。

中江夕照
日落江城

作为江城,芜湖与长江的联系不可谓不密切,清时,江淮的稻米纷纷舶到这里交易,形成著名的芜湖米市。昔日,江畔泊满了各地的运米船,集市上,喧嚣一片,热闹非凡。相比当年,今日的芜湖江岸沉寂太多。

沿着江边行走,忽见一座英式的二层小楼,刚刚修葺一新。这是以前的芜湖海关大楼,1876年烟台条约中开了芜湖做通商口岸,成立芜湖海关,但关务交由英国领事管理。这座楼虽建于民国初年,但与英人渊源颇深,建成英式也就不奇怪了。

当年这座大楼里有一位在此任职的革命青年潘赞初,纳了一位烟花巷里的女子为妾,未料日后她尽成为闻明世界的西洋画大师–潘玉良,这大约是这江城里最传奇的故事。潘玉良在江城里生活了十年,不知在这涛涛江水边留下多少泪水与欢乐。1937年她离开了中国赴法,从此再未曾回来。

江畔女孩
晚风纳凉图